凉风扶舜华

颜如舜华·其一 魔女们和她们捡来的孩子们2

           
            时间于西维娅是个模糊的概念,漫长的生命与枯燥的日课使他深感疲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浸泡在魔法研习与躲避人类种种杂事之中,人生无趣的泛黄。

             西维娅的时间是用来挥霍的——至少她的行动是这样的——不分时段的做完日课后的时间都是留给床的,睡得昏天黑地的家伙可不会把时间弄得一清二楚。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她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今天的西维娅起的有一些早——天还没亮她就醒了,并且难得的没有赖床——虽然未完全清醒,但已经在潜意识下顺利穿衣洗漱了。

             打理好自己,西维娅就得去药房了,她得把欠下的日课补上,这可是个大工程。随手打开走廊的一扇窗户,风扑在西维娅脸上,带来丝丝凉意。

             呐,苏茜说的也没错,自然还是让人很舒服的。嗯,苏茜......苏茜那个家伙养了个男孩儿,好像是七岁,倒是有心思。唔,这是几年前的事了?两年前还是三年前?不太记得了.........空气真好,青草、木材、兰洛针叶浆果、露水①.......还有点若隐若无的硝火气息与血腥.......

            硝火味!

            西维娅的睡意消散了大半,清明的眼中是许久不见的锐利锋芒,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他们②找到这儿来了?还是有别的人误入....最好不是来找茬的,否则.......

           西维娅快步走下楼,魔杖在虚握的手中逐渐现形,装满魔药与卷轴的空间收纳戒受漂浮咒作用稳稳戴进西维娅的手指。提上一盏灯,西维娅谨慎的打开门。

         

            ——然后西维娅就后悔了。

           在照明咒的作用下,灯火不会因风而跳动,而此时,西维娅却希望它晃动一下,证明那个满身血污倒在她院门口的孩子是她的幻觉。

           那孩子倒在她的院门口,正好是在她的结界边缘。西维娅在距他半米的地方停住了脚。
          
           只差一步,

           她与他,

           只差一步。

           这实在是太巧了不是吗?偏偏在魔女收养孩子的势头盛行时出现在这里,还是在结界边缘这么近的地方。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巧合,旁边的林子里头潜伏着多少心怀不轨的家伙可不好说。

           思索片刻,西维娅联系了林中的飞禽走兽,令其巡视结界外的森林。动物们回馈的信息是方圆200米都不曾有人潜伏,而这个男孩的血迹十分错杂,脚印深深浅浅,更像是误入森林所至。

          没有埋伏?西维娅总算放下一丝戒心,上前一步蹲下查看男孩的伤势。

          右小腿中弹,膝盖处多处擦伤,左臂上的伤口比较严重,从肩头延至肘部,依稀可见白骨。脖子上还有许多勒痕,若非西维娅确定他还有呼吸,说这是一具尸体也不为过。

           啧,好麻烦,捡回去就得养起来吧,我不想养孩子啊........可总不能让人就死在家门口吧,还是小孩子..........啊啊啊啊啊啊所以到底为什么要出来啊?我当做没看见行吗?行吗?

           万分纠结下,西维娅还是把男孩抱回了家。

           嘛,先治好再想其他的吧。



           卡修醒来时差点以为自己身处天堂。他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床上,壁炉烧着柴火,整个房间都暖洋洋的——这与他失去意识前的差距太大,他被追杀时陪伴他的只有作痛的伤口与不知何时会夺走他性命的枪口与刀剑,而且他清楚的记得,他绝没有抵达安全之地,更不要说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哦,这不是天堂,他碰到自己肩头的绷带了,看来他没死。那这是哪?又是谁帮他治疗?

           四柱床的帷帘放着,阻碍了卡修观察房间的视线。卡修试图伸手拨开帘子,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左臂一动伤口就痛得厉害,明显行不通。他是左手靠近床沿,用右手定会挤压左臂。而这床对于一个九岁的男孩来说有些大了,床的另一边是那么遥远。哦,看来那位把他带来这里的“好心人”已经算计好了不让他下床,倒是相当简单有效。

           在卡修思考要不要不管右腿的伤势下床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卡修立刻进入戒备状态,是谁?他是来救她,还是杀他?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床边。卡修闭着眼睛装睡,小心的感知来人的行动。

           .........把东西放在床头......是什么东....“你醒了?”清冷的女声穿过帷帘,不带任何感情的语调令疑问句与陈述句无疑。卡修只得的睁开眼睛,闷闷的嗯了一声。

           随后视线中便出现了一双温润如玉的手,手的主人轻巧的挽起帷帘,房间的装饰一一展现在卡修眼前,但卡修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西维娅身上——亚麻色的发,琥珀般的眼,头发只简单的用蓝色的缎带束起来,黑色的衣裙勾勒出纤细的腰肢,美得惊心动魄。

           ——如果不是这么的僵硬冷漠的表情就好了。

           西维娅并未注意到卡修的失神,她自顾自的伸手探了探卡修额头的温度,很好,没发烧。而卡修。却是在她靠近时瞬间僵直了身体,戒备满满。

          “ 先吃点东西吧,你的伤过两天大概就可以好了。”西维娅扶卡修坐起,在他背后垫了个枕头后,把小桌架上床,放在床头的托盘被端放于小桌上。

              食物很简单,一块木莓酱馅饼,一碗加了时蔬与肉松的粥,牛奶布丁还有一碟子蓝李子果酱.....等等,为什么还会有一杯酒?

            “啊,抱歉,这是我的”西维娅将酒杯执在手中示意卡修用旁边的水,坐在床边的天鹅绒靠背椅上轻呡。

             卡修对着西维娅礼貌的笑笑,“感谢您给予的帮助,美丽的女士。”言罢便进行用餐。

              对,是用餐。西维娅迷着眼睛观察卡修,他的用餐礼仪相当完美,挑不出一点瑕疵,简单的使用刀叉都优雅的像幅画。也对,毕竟是出生于那样的家庭.......

           “你好像一点都不奇怪自己在哪。”西维娅冷不丁的出声,令专心用餐的卡修心中警铃大作,“毫无防备的吃下我端来的食物,这样真的好吗?”

          “还是说,你认定我不会伤害你?”

           “卡斯卡洛德家的小鬼?”

————————————————————————

①这里是西维娅闻到的空气中的气味。

②“他们”指为教会及贵族工作的狩猎魔女的猎人。

         
人物介绍:

西维娅        女              ???岁
170cm       50kg
 
“厌世魔女”,长着张厌世脸且深居浅出得的称号,其实三观比五官更正。不大看的惯那些“脏事”,因为懒(划掉)看淡人生不想管,也管不到所以大部分时候不作为。也懒得(划掉)不怎么参加集会与活动,是很出色的魔女却很少用魔咒等物。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在自己花园的藤床里晒太阳晒亮(睡觉)。 

卡修·卡斯卡洛德      男     9岁     130cm(被捡到时)

   因家族原因受过很好的教育,是家中的长子。文质彬彬的英国小绅士,因为家族内斗的关系非常早熟,心思缜密,是很懂事的孩子

颜如舜华·其一 魔女们与他们捡来的孩子

在讲故事之前,我必须声明这是一个俗套的故事——不长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我会讲它,纯粹是因为随性,仅此而已。

如果你做好听故事的准备了,那么我们开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中世纪的欧洲大陆上有这么一群人,她们使用魔法,吟唱魔咒,用坩埚熬制旁人叫不出名字来的药水。她们避世而居,行踪成迷,世人都称她们为——魔女。

“如果天黑了还在林子里转悠的话,魔女就会把你捉走!”坐在石头上的老翁绘声绘色的描述“她会把捉到的小孩抽筋拔骨,扔进锅里煮汤吃掉!”
    
      面对着老翁的几个孩子懵懵懂懂,听到会被吃掉便变了脸色,忍不住发抖。

     老翁满意的摸了把胡子,继续诱导:“所以天快黑了就得……”“骗人!”一个男孩站起来打断了老翁的:“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魔女,这儿也没有孩子被捉走过,你骗人!”
    
   “你, 你知道什么?!”老翁气得吹胡子瞪眼,“要是误入魔女的居住区域,哪怕是厌世魔女也会将你大卸八块!”

     “那同天黑不回家有什么关系呢?你分明是哄我们!”男孩不依不饶,仍与老翁对峙,一时间两人竟然难见分晓。
        一帮孩子听的云里雾里,不知谁是谁非。
       
        所以他们到底在争什么?.......诶魔女到底吃不吃小孩?....那什么厌世魔女又是谁?听起来好奇怪啊.......



     “啊啾!”西维娅趴在藤床上很没形象的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奇怪,难道天气变冷了?
   
     “怎么,感冒了?”对面藤椅上的维尔兰妮把描着花卉的金边茶杯放下,深棕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需要我友情帮助你吗?”
      
        西维娅翻了个身,头倒着面对维尔兰妮“用术法?”
     “用术法。”
      
       西维娅白了白眼睛“少拿我做实验。”

     “西维娅,你还是要多出门活动活动啊,老窝在家里怎么行?”苏茜眨着她美丽的黑眼睛,用漂浮咒取来一床薄毯盖在西维娅身上。
  
     “不要,出门好麻烦。”西维娅闭着眼睛抬高手臂配合苏茜盖好毯子,“我在家挺好的。”
   
     “你已经半年没出门啦!连集会都不参加的厌世魔女!”
      “冷静,苏茜,不是要和我说聚会上的事吗?请忽略这些细节。” 西维娅摆了摆手,颓在藤床上动也不想动。
    
       维尔兰妮用勺子轻挖一勺巧克力方旦,轻描淡写:“也没什么事儿,值得注意的也不过那么几点罢了。奈兰塔改进了爆破咒。不得不说她受人敬重是有原因的,爆破咒的威力被提高了三倍且不再会对施咒者造成伤害。真不敢相信,我明明只是上次集会才跟她提过咒术改进,她居然这么快就做到了。一会儿,我把改进的爆破咒写给你,别再用之前的了。”
 
   “提高三倍威力?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呀。”西维娅挑高眉头“嗯,该说不愧是奈兰塔吗?相当负责呢。”
 
  “提莫特拉的云烟魔女发现了一种新药材,生长在浮云山谷的须碧根可以代替马啮草花制作波林多液,这下马啮草花在集市上的价格可得降了,须碧根可不短缺。不过这样也好,让马啮草花好好歇一歇,这么些年被大量采摘才让它变得这么稀少的。”苏茜说的神采飞扬,须碧根的出现着实解决了她不少难题, 谁让那么多魔药里都得加波林多液?苏茜有时候都怀疑那些魔力都是波林多液带来的。
 
   “须碧根?那对应的火候和时间苏茜你记得给我一份。”
   “早写好啦。哎,要是有东西可以代替波林多液就好了,这样也就不必争夺药材了。”苏茜整个人都没了生气,垂头坐着,把羊皮卷轴随手扔向西维娅。羊皮卷轴在即将砸中西维娅时被漂浮咒拦下,在空中转了个圈落回园桌上。
      
       维尔兰妮放下勺子,用手拨了拨胸前的深褐色卷发“就算有也不过代替一两种用途罢了,波林多液的用处多着呢——据说有魔女在试验用它来淬炼魔咒——西维娅?西维娅?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西维娅闭着眼睛敷衍:“在呢在呢。”
      
       维尔兰妮勾出一个完美的笑容“或许在你藤床上加个瞬间消失的小魔法比较好——摔你一下就有精神好好聊天了。”说着魔杖就慢慢出现在她手中。

       西维娅立刻翻身坐起,但仍靠着藤床,正色道:“波林多液是不可能短期就废用的,至少还有300年的使用热潮,可怜的是须碧根,它就要走马啮草花的老路了。”
       苏茜和维尔兰妮都摊手表示无奈。这是必然的结果,除非有人找到代替波林多液或是代替须碧根的又几种药材,但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可哪有那么多的天时地利人和呢?
  
    “说起来,玲娜捡了个十岁的人类男孩养呢。”苏茜突然变得很精神,“她还把他带来集会了。真是个漂亮孩子呀——好像叫埃尔克——看的我都心动了。”
    
    “人类男孩?”西维娅皱眉,表情严肃起来,“还带去集会?玲娜怎么搞的?”

    “事实上,这已经是潮流了。不少魔女捡孩子回家养,奈兰塔也是。”维尔兰妮反应倒没有那么激烈,“看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更像是在打发时间,养育孤儿也不是什么坏事,但到底要小心谨慎为先。”

————毕竟谁都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个圈套。

 
    “ 我到觉得西维娅也该养个孩子,一个人待在房子里不出去总有一天会闷出病来的。”苏茜吐了吐舌头,她真担心哪天听见西维娅猝死在家中的消息。
    
         维尔兰妮附议:“的确,治治你的懒癌。”

      “可别,小孩子太麻烦了,我懒得养。”西维娅伸了个懒腰,又重新躺了回去“你们要养你们养,我可不自己找麻烦。”
   
        苏茜和维尔兰妮交换了个眼神,无奈的笑笑。
    
    
       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魔女不会随时间逝去而苍老,一辈子长的很。西维娅总会选择什么来打发时间的——只要不继续懒在家里,他们都喜闻乐见。
    
 
        魔女有的是时间。